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六章 食堂爭辯

張路這幾天的心情非常不爽,曾經是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頭號帥哥的他,因為應寬懷的出現,被迫退居到了第二名的位置。

來到醫院五年的時間,就從實習醫生成為了某門診部的主治醫生,雖然還達不到醫師的級別。可是在論資排輩的醫院這種環境裡面,他一直被人稱作醫院裡面最有前途的年輕人。

最近半年,張路為了可以讓自己的事業更加快速的發展。更是看準時機對老院長唯一的孫女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攻勢。希望可以用最短的時間,把這位知書達理,樣貌清秀的可人的孫小喬追到手。

雖然張路半年多的攻勢絲毫有點效用,不過他從來都沒有擔心過。憑藉著他出眾的外表,過硬的醫療技術,是最有希望追到孫小喬的。

可是這一切隨著應寬懷的出現,張路首次感覺到了壓力。一項看不起漢醫的張路,在看到了應寬懷用漢醫手段治癒的人,越來越覺得應寬懷深不可測。

應寬懷只是到醫院才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就已經在專家門診部坐堂,而且資格接近元老級別的徐老醫生,更是豁出老臉找院長討論,依然碰了一鼻子灰。

關鍵的評定職稱的時間已經非常接近了,應寬懷的時間雖然極短,可是他突出的表現以及老院長跟其他幾個部門的老領導,紛紛對他表現出來的態度,更是讓不少人都認為,本醫院最有前途的人選已經是應寬懷,而不是他張路了。

應寬懷雖然目前沒有追求孫小喬的跡象,不過以後就很難說了。

醫院的食堂

應寬懷隨便點了幾個菜,選了一張空桌子作了下來,裝模作樣的吃著他根本不消化的食物。

非常巧的是,應寬懷選的座位,正好距離孫小喬跟其他幾名女護士吃飯的桌子,只隔著一張而已。

打好飯菜的張路看到兩人吃飯桌子的距離,沒有不自然的皺了一下。在他看來這就是應寬懷將要進行追求行動的一個動作。

張路端著飯菜來到應寬懷的桌子旁邊,面帶微笑非常有風度的說道:“應大夫,不知道我方不方便坐在這裡?”

應寬懷抬頭看了一眼這個自己根本不認識的年輕人,眉宇之間有一股想要找麻煩的傲氣,雖然他隱藏的很好,只不過在一個閱人無數活了千年的老僵屍面前,多少有些班門弄斧了:“坐吧。”

張路儘量保持著自己每一個動作達到最瀟灑,坐在了應寬懷的面前,緩緩的吃著自己購買的飯菜。

距離他們兩張桌子的孫小喬身邊的幾個護士,發現了醫院兩大帥哥同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的場景,的對幾位姐妹說道:“快看!快看!應寬懷跟張路在一張桌子上面吃飯。”

一名護士看到兩人的吃相,張路的每一個動作都可以說是瀟灑帥氣,反觀應寬懷多了幾分慵懶,跟幾分心不在焉。

張路發現不遠處的孫小喬桌子開始注意這裡,連忙思考著想找一個可以抬高自己的話題。

“快看啊!張路吃飯的樣子太瀟灑了。”一名在工作中給張路打下手的護士,看到平時對所有人都和藹可親的張路,有些陶醉的說道:“應大夫,好像有些……”

幾個女人立刻議論起了兩大帥哥吃飯的場景,孫小喬看了一眼小聲地說道:“張路吃飯的樣子瀟灑是瀟灑,可是給人的感覺太假了。總讓我感覺他是在故意做給別人看得。應大夫好像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

張路努力集中精神,聽到了孫小橋的評價,心裡面更是有些難過,臉上帶著虛偽的笑容對應寬懷問道:“對了,應大夫。不知道你晚上有什麼消遣?”

正在考慮如何坑李天龍鈔票以及如何吃掉李天龍的應寬懷,心不在焉的回道:“吃飯,上網玩遊戲。”

張路臉上的笑容變得真成了起來,裡面還帶有幾分幸災樂禍的笑意。

應寬懷的聲音雖然不算大,但是隔著桌子的孫小橋她們應該還是可以聽到應寬懷的話語。

應寬懷看到張路的笑意,以及他偶爾閃爍的眼神方向,立刻明白了這小子的心事。在對方微笑的同時繼續說道:“還有給人看病。”

應寬懷讓張路首次有了坐在飯桌上也有坐雲霄飛車的感覺,因為他看到了孫小喬那驚奇的眼神。

對於大學時代就是情場老手的張路來說,女人的好奇,正是男人攻擊的重點。很多女人都會因為好奇,最後跟某個男人走到了一起。

“對了!是在有名的紅燈區給人看病,我在那裡還自己開了一個診所。”應寬懷故意作出一付誠懇的模樣:“不知道閣下有沒有興趣,晚上跟我一起給那些作特殊行業的女人看病?”

看到孫小喬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的張路,連忙推託:“不去不去!那種地方怎麼能是我們這種人的去的地方?閣下這樣做實在有辱斯文,我對於醫院將我跟你同時排在最有前途的醫生,感到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你跟我齊名?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閣下是誰。”應寬懷一句話,把張路推倒了自戀狂的位置。

熱血幾乎是年輕男性的專利,同情心氾濫則是年輕女性的專利。活了千年的老僵屍應寬懷深深瞭解這一點。

微微一笑的應寬懷繼續一本正經得說道,同時故意提高了聲音:“我不知道什麼叫做有辱斯文。我也從來不認為我們醫生是斯文人。在我們眼睛裡面應該只有兩種人,一種:正常人!一種:患者!紅燈區的女人們都是發自內心願意去那裡嗎?她們淪落到那種境地還不夠可憐嗎?我們身為醫者,醫治的不只是人們**上的病痛,同時還有精神上的!閣下手下就唾棄他們,試問你還有什麼一點醫者的覺悟!跟你齊名,該感覺到羞恥,感到被侮辱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 應寬懷說完這話,一臉正氣的看著一臉蒼白的張路,同時故意用眼睛掃過了剛才那些看不起自己在紅燈區治病的人,同樣也掃過了孫小喬一眼。

應寬懷起身離開食堂,在經過張路身邊的時候,用只有張路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小子!想踩著別人往上爬,也要看看會不會被摔死!雖然我對那個女人沒有興趣,可是既然你這麼咄咄逼人,那麼我就算自己不泡這個女人,也絕對不會讓你泡上她。”

“你!”張路站起身來大聲對著應寬懷喊道,應寬懷連回頭都懶得回頭,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食堂。

孫小喬在一瞬間,被應寬懷那段慷慨激昂話語,激起了一陣漣漪,看著離開的應寬懷,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張路,心裡不由得萬分著急起來。

“英雄救美!”張路的腦海中,著急之中想起了曾經在大學用過一次的招數。

雖然英雄救美的橋段非常古老,可是當這個橋段真的落在了某個女人身上,還是會像很多劇情裡面的女主角一樣,相當有用。

張路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手機快速的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電話的那一頭傳來了一個比較兇狠的聲音:“喂!小路子!你很久沒有聯繫我們了!有什麼關照的?”

張路連忙賠笑著說道:“哪裡啊,瘋哥,我這不是忙嘛。這不!一有時間我就聯繫您了……”

“行了吧!你小子!有什麼事情需要哥哥幫忙的直接說。”電話的那頭傳來了話顯示著兩個人非常熟悉。

“其實事情是這樣,我想請瘋哥幫我安排一出,讓我可以英雄救美的戲碼。”

“沒問題!時間、地點、人物!還有手續費!”瘋子在電話的另一頭,摟著一個小妞,跟幾個手下喝著啤酒說道。

張路這一年來這沒有在患者身上少賺錢,很爽快地說道:“今天下午,地點安南花園附近人少的地方,人物孫小喬,我一會給你發一張她的照片到你得電子郵件裡面,手續費一萬如何?”

“好!”瘋子豪爽的答應著把電話關掉,站起身來露出他得雙龍戲珠的紋身對幾個小弟說:“起來,起來!有外快賺!”

混跡在社會上的小混混,跟著瘋子去了一間網吧,接收張路發給他們的照片。

一隻幾乎肉眼看不到的屍蟲,從張路的房間飛出,進入了英寬懷的嘴裡面,將自己記錄的一切傳遞給了英寬懷。

“原來是這樣,真老套的技巧。”英寬懷給一名老人開了一個廉價的藥方笑著說道。

下班後的張路偷偷得跟在孫小喬身後,來到了孫小喬回家路上一處行人比較少的胡同。

以往這裡還會有那麼幾個行人,但是今天已經被瘋子跟他的幾個手下,全部清理掉了。

“小妞,跟哥哥樂和樂和如何?”瘋子的一名手下,面帶著淫蕩的笑容跟另一名手下,就像電影裡面的情節一樣,把孫小喬夾在了胡同的中間。

“你們……”孫小喬有些緊張得看著兩人:“你們快點離開,要麼我要喊人了。”

一名小痞子手中刷的一把彈簧刀,狠狠說道:“你敢叫,這把刀將在你漂亮的臉蛋上劃上幾刀,你可以想一想那後果!”

孫小喬嬌軀一顫,眼睛中已經浸著淚水,哀求道:“求你們放我走吧,我,我這裡有錢,都給你們。”說著從隨身的包包裡摸出幾張鈔票。

“鈔票?”小痞子眼睛發出一陣閃亮,一把奪過了孫小喬身上的包包,臉上帶著一絲獰笑說道:“老子今天要人財兩得!”說著跟另外一個同伴再次逼了上去。

兩名瘋子的手下雖然收了錢,可是看到孫小喬這嬌滴滴的模樣,都想趁著張路還沒有登場之前,多占點便宜。很快的,兩人的動作就大了起來,很快就把孫小喬按倒在地,其中一個更是將手伸向了孫小喬的

ps:收藏有點可憐……喜歡的都收藏一下謝謝。另外每天更新兩次,一共最少6000字。希望大家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