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五十章 資訊

魏子迅速的在手提電腦的鍵盤上敲打著,其他的老大都知道這是魏子的秘密,非常上道的坐在一旁等著。

“好了!”魏子關閉了手提電腦,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說道:“按照他們以往的習慣,必須當面交付現金。你們每人派一個人跟著我去。”

其他的幾個老大紛紛點了點頭,畢竟一百多萬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麼小數目。魏子一口氣收走了每個老大一百多萬,如果卷款逃跑了。

這種情況下他們還真不好追蹤魏子的下落。

眾老大都選出了自己的心腹,讓他們跟著魏子去做這筆交易。

“最晚三天時間。”魏子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回頭對其他的老大再次作了一個保證。經過幾個轉彎路口之後,一隊隱藏在黑暗之中的小隊緊緊地跟在了魏子的後面。

走在前面的魏子透過街道的反光玻璃,看到了隱藏在黑暗處跟上來的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突然指著天空問道:“那是什麼?”

其他老大的那些監視魏子的手下,順著魏子指的方向看去。

赤恩會的九名主力,在唐淮源的帶領下迅速撲了上去,安裝了消聲器的手槍,連續噴射出火舌,將其他老大的那些手下全部迅速的幹掉了。

魏子跟他的一名心腹手下站立在一旁,免費觀看著這場猶如迅雷般的偷襲,心裡面同時慶倖,幸好自己在上次偷襲赤恩會的事件後,知道赤恩會的主力沒有遭到絲毫打擊,立刻選擇了暗地聯絡赤恩會的人。

魏子看著倒在地上的幾個人笑著說道:“好身手。”

唐淮源踢了踢死掉的人,看著魏子說道:“記著你的承諾。”

“那是自然。”魏子笑著拍了拍自己手中的黑色皮箱說道:“出來混不就是為了錢嗎?這些錢夠我一生吃穿不愁。紅燈區的勢力都給你,這是其他老大現在的駐地。”魏子把一張手畫的地圖扔給了唐淮源。

唐淮源看了看魏子,轉身對其他赤恩會的成員說道:“走了。”

魏子的心腹看著唐淮源等人離開的身影小聲的問道:“老大,我們真的要離開這裡?”

魏子臉上帶著一絲計謀得逞的模樣笑著說道:“看看再說。這些傢伙們的身手跟裝備,強的都有一些離譜。不過他們畢竟人少,等他們跟其他聯合幫會火拼之後。如果還具有很大的實力,我們就離開。有這些錢,去哪裡不能重開碼頭?如果他們火拼完之後,虛弱得要命,我們則……”

魏子的心腹,臉上露出了一絲明白的表情,一伸大拇指拍著魏子的馬屁說道:“高啊!老大!”

“那是!”魏子顯然對自己製作的這個將計就計非常滿意,轉身帶著手下向道路的另一個方向走去。

門神通常都是懸掛在門外,來阻喝一些遊蕩的孤魂野鬼,或者那些天生有些靈性的黃鼠狼類的動物。

懸壺診所今天剛剛多了兩幅門神,只是這兩幅門神的位置卻不是貼在門板的外面,而是貼在房間一進門口的天花板上面。

而且天花板上面還被安裝了兩個設計非常精巧的供台,來給這兩個門神供應香火。

應寬懷坐在自己的診所裡面無所事事的下載著免費的《X戰警Ⅲ》。

員警的深藍色洪流在昨夜刮過了紅燈區之後,紅燈區的生意明顯的大不如從前。三五天之內,紅燈區的生意絕對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好轉。

虎王以小貓的姿態趴在應寬懷的桌子上面,無聊的問著:“你難道每天都這麼無聊的過著嗎?你真的不想去首都平城嗎?”

應寬懷微微笑了笑,看了虎王一眼說道:“我才蘇醒了兩年的時間而已。雖然對這個世界瞭解了很多,可是這五十年世間發展太快了。我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東西,需要再瞭解一段時間。再說,我也要想辦法先恢復修為再說。”

虎王聽應寬懷這麼一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舔爪子,然後給自己做著洗臉的動作。

這是應寬懷要求他這麼做的,說既然是貓,就要有幾分貓的樣子。

隨著電腦發出叮得一聲,《X戰警Ⅲ》的免費版已經完全進入了應寬懷的電腦硬碟。

應寬懷隨手打開看著電影裡面的絢麗畫面,問到身旁同樣聚精會神看電影的虎王:“你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狼人,還有暴風女郎類的東西嗎?一百多年前我去歐洲學習醫學的時候,怎麼只遇到過惡魔跟吸血鬼類的東西?”

虎王用自己的後爪子撓了撓脖子上面,應寬懷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一隻跳蚤說道:“狼人這種東西我知道是真的有。十幾年前的時候我遇到過一個。”

應寬懷聽到老虎遇到過,立刻來了精神問道:“那東西怎麼樣?”

“我遇到的好像是個剛剛會變成狼人的傢伙。”老虎皺著自己眉頭上面的虎斑紋說道:“當時我被一個茅山道士打傷了,逃到城市裡面來。剛坐上這裡總老大位子不久,遭到了一個這種東西的偷襲,這東西皮糙肉厚,力量還不小,普通手槍都傷不了他,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它幹掉了。”

“這麼說,真的有這種東西存在了?”應寬懷饒有興致的問道:“你說這些東西的組成部分是什麼?如果能弄到一隻,解剖來看看就好了。哎!當年差點就弄到一隻惡魔,把它解剖了看看組成部分了。”

應寬懷說到這裡,想起一百多年前在歐洲的事件,口仿佛也記憶起了那次被人偷襲包圍,最後血戰的疼痛。

“惡魔?我還真沒見過。那是什麼東西?”老虎連續的問道,看到應寬懷陷入了回憶之中,沒趣的說道:“真是的,西方的東西來得太少了。如果多來點就好了。那樣我也可以提升的快一點。”

“提升的快一點?”應寬懷回過神來問道:“什麼叫做提升的快一點?”

老虎嘴巴兩邊的鬍子微微的上翹,從它小貓模樣的臉上,同樣也可以看出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那真是美妙的夜晚啊。”

應寬懷看到老虎在賣關子,隨手拿出了一張散發著金光的符咒:“隆重的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當初從拼命封印我的昆侖道士,死後身上找到的東西。雖然那傢伙腦子看起來不怎麼樣,不過威力卻非常不錯。估計把你炸個形神俱滅是沒有什麼問題。”

老虎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看著應寬懷手裡面那張金光符咒,可以清晰的感覺到符咒裡面流動的能量。

“賣個小關子而已嘛。”老虎輕輕的抱怨了一下,對這個看起來還算和善的主人說道:“那個傢伙被我打成重傷,用禁制控制了起來。本打算詢問一下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誰請他來的。可是只用了一天的時間,這傢伙身上就恢復了不少,看起來恢復的速度,比普通人快了不少,而且死活不說是誰雇傭的他。我一生氣,就把他給活吃了……”

老虎說到這裡,再回陷入了回味中的表情說道:“味道真是好啊。而且他的血液,還真的有滋補的功效。雖然比內丹差很多,不過絕對是不可多得的補品。”

“補品?”應寬懷連忙問道:“你是說他們的血液裡面擁有元氣?”

老虎點了點頭:“可惜少了一點。”

對於僵屍來說,吃人喝血,無疑是恢復體力提高功力的一個方法。特別是應寬懷這種身受重傷,還被封印了五十多年的倒楣僵屍,血液更是他療傷跟恢復修為的一種好東西。

“我要想辦法弄一個來研究研究……”應寬懷摸著自己的下巴,做出深思熟慮的模樣考慮著。

“研究?你瞭解人類現在那個所謂的基因學科嗎?畢竟他們的基因工程,跟我們修煉界的合併研究,還是有很大不同的。”老虎再次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基因……”應寬懷輕輕的敲打著鍵盤,不得不佩服人類用另外一種進化的方式創造出來的東西:“不知道那個中外交流會裡面,會不會有這方面的專家呢?嗯!不如……”

“有血腥味!”考慮中的應寬懷忽然一皺眉頭,對身旁的老虎說道:“好濃的血腥味,至少有兩種不同的血液。”

老虎連忙爬起身子,仰著腦袋努力的在空中用鼻子搜索著,心裡面開始佩服僵屍對血液的靈敏程度。

史中正背著口中槍的唐淮源一腳踢開了診所的大門,後面緊跟著還有一名同樣受到重傷的赤恩會主力,被另外一人背進了房間。

“關門!”應寬懷站起身來對最後進來的人說道:“把受傷的平放在地上。”

應寬懷快速的從醫藥箱裡面取出了自己的各種醫療器械。

史中正熟練的撕開受傷人的衣服,老虎則晃晃悠悠的在大門關閉前鑽了出去,自動的做起某種看門動物應該負起的責任。

應寬懷雙手各自觸摸了一名傷者,將他們的血液放在了嘴裡,快速的品嘗了一下。依靠自己這千年來不停吸血,對血液的熟悉程度。很快就知道了兩人的血型。單單這一手,就比任何的驗血儀器要准,要快。

“去冰箱那裡取一袋A型血,還有一袋B型血過來。”應寬懷熟練的將自製的快速麻藥灑在傷者的傷口上,手術刀熟練而快速的避過兩人傷口附近的主要神經,以根本不是一名醫生該擁有的超快速度,各從他們身上取出數枚彈頭。

再次消毒、縫合、撒藥、包紮,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一系列的動作。

當輸血袋紮入傷者的體內,做完這最後一個手續。整個手術的時間,沒有超過五分鐘。

“還沒過危險期,估計幾天的時間內,應該都會昏迷。能不能活過來……”應寬懷看著其他人在幫忙收拾著器具,打了一盆水洗了洗手說道。

史中正看著應寬懷那熟練快速的手法,沒有感到太多的奇怪說道:“被人賣了,跟那幾個幫會的老大打了一場遭遇戰。淮源為了救一個弟兄,挨了幾槍。”

“沒有死人?”應寬懷淡淡地問道。

“死了幾個小混混,手雷用掉了不少。幾個老大全部掛了。”史中正停了一下繼續說道:“一口氣用了這麼多手雷。警方一定會緊張起來,看來這段時間要安心發展一下了。”

應寬懷笑了笑:“這樣也好,紅燈區以後就一家說了算也不錯。”

史中正歎了口氣:“這次讓那個出賣我們的人給逃了!真不甘心!總有一天……。幸好淮源那麼壯實,一定會沒事的!”

壯實?”應寬懷回頭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唐淮源,想起了老虎剛才提起的狼人的強壯程度,以及頑強的生命力跟恢復力,不由得暗自如果可以利用狼人的基因,說不定可以把這些傢伙……。

“這幾天小心一點。”應寬懷拍了拍史中正的肩膀,隨手撥通了老院長電話說道:“老院長嗎?我是寬懷,我想去平城參加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