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十六章 五十年前的疼痛

應寬懷眼睛裡面閃出一絲驚訝的目光:“沒想到,你這種剛剛修煉了幾百年的老虎,也知道十九層地獄的傳說。”

“既然如此,那你……”老虎還是不明白的問道。

應寬懷上下打量著老虎,仿佛在欣賞一件不錯的商品的模樣:“到紅燈區只是為了積累功德,順便找一下度過天劫得其他辦法。但是從來了之後,就一直遇到麻煩。為了避免麻煩,我需要一隻看門的寵物。”

老虎渾身打了一個冷戰,連忙後退了一步,小心的盯著應寬懷說道:“你是說……?”

“沒錯!”應寬懷微笑著說道:“聽說國家有規定,養狗需要許可證。這樣對我來說很麻煩,不如養一隻貓,來的好。”

老虎聽應寬懷這麼一說,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堂堂的老大,修煉了幾百年的老虎精。對方居然要把它當寵物飼養。“你!”快速後退老虎,手中的法寶銀槍對著應寬懷連續開了五槍。

五顆高速旋轉的子彈,急速的飛向應寬懷身上的五處要害。

“麻煩的傢伙!”應寬懷高高的抬起右手,數根猶如刀鋒一樣的指甲,從應寬懷德裡面彈了出來。

“看來妖怪界,還是遵循強者的定律。”應寬懷猶如刀鋒的指甲在空中快速劃過,跟飛來的子彈撞在一起,形成了一陣特殊的旋律。

老虎集中精神控制著五顆飛舞的子彈,牢牢的將應寬懷包圍在中間,不給應寬懷還手的機會。他知道自己只要一停手,應寬懷的攻擊將是非常猛烈的。

“真是討厭的東西。”應寬懷的左手也同樣起了變化,同時高速的向老虎沖了過去。

子彈在應寬懷右手的阻擋下根本無法穿越這道屏障。

全身心控制子彈的老虎,根本沒有時間去管別的。應寬懷的突然發力,讓老虎一瞬間緊張起來,子彈控制的也沒有剛才順暢。

猶如刀子一般的手掌抓在了老虎的腦袋上面。

“如果不是在第九層地獄,老子的妖器都打爛了。你怎麼可能囂張這麼長時間?”應寬懷冷冷得看著自己手掌下的老虎說道:“不想死就立刻給我現形!”

“你……”老虎感到應寬懷的手掌開始用力,再也顧不得什麼,輕輕的晃動了一

一隻斑斕猛虎出現在了應寬懷的面前,只可惜少了一絲百獸之王的氣勢。

“你去過第九層地獄?”老虎化回原型,仍然不敢相信的開口問道。只是人話從一隻老虎的嘴裡面冒出來,多少有些讓人感覺到不適應。

“怎麼?我的實力,不像是可以進入到第九層地獄的實力對嗎?”應寬懷拍了拍老虎的頭,就像是一個主人在拍自己家寵物狗的頭一般。

傳說每深一層的地獄裡面,存在的生物就會普遍的比上一層地獄空間裡面的生物強悍許多。由於空間的原因,越是深層的生物,越難以進入人間界。

反而是天生出生在人間界的妖怪,很容易進入地獄空間裡面。當然,也只是必須從第一層地獄的空間開始搜索入口。

老虎畏懼的看了應寬懷,發現對方並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小心翼翼地說道:“你雖然比我強,可是我不認為你可以……”

應寬懷笑著拍了拍老虎的頭說道:“以後你就知道了。現在的我還沒有恢復過來。”

“恢復?你受傷了?你不會是想吃了我快速進補吧?我的肉不好吃,我的內丹有毒的……”老虎看著應寬懷展開了他豐富的聯想能力。

“吃你?”應寬懷搖了搖頭:“聽說現在老虎是國家保護動物了。”

“對對對!沒錯!”老虎這時候也不管自己以前做老大時候,就是專門破壞國家法律的頭領,轉眼間變成了遵紀守法的良好“市民”了。

“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寵物了!總不能就叫你老虎。乾脆給你起個名字!”應寬懷摸著下巴慢慢的思考了一下說道:“不如就叫虎王吧!聽起來還比較威風!”

老虎看了應寬懷一眼,知道就算自己想要抗議這個土鼈名字,也會完全無效。而且應寬懷又是一個可以進入第九層地獄的大妖怪,並沒有給自己身上下什麼禁制,來控制自己。雖然做寵物的確有夠丟人,不過一想到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樣凡事都要小心翼翼,還要提防著城市其他妖怪隨時可能的偷襲。現在有人保護,也算是個不錯的歸宿,也就乾脆暫時默認了給應寬懷當寵物的職務。

“我們回去吧?”應寬懷看了老虎一樣說道。

“嗯!好的主人。只是……你為什麼一隻看著我?”虎王有些不明白得看著應寬懷問道。

應寬懷上下打量著老虎,臉上帶著一絲壞壞的笑容說道:“追你追了這麼多路,腳有些累了。活了這一千多年,騎過馬,騎過牛,還真沒有……”

“主人!你這可是違反國家法律,虐待動物!”老虎明白了應寬懷要做什麼,立刻快速的後退了一步,給應寬懷灌輸著應該遵紀守法的意識。

“什麼法律?”應寬懷上前一步坐在了虎王的背上,虎王則發出一聲慘叫。

“走吧!”應寬懷夾了夾老虎的肚子,拍了拍老虎的頭說道:“給我跑穩點。”

淪為坐騎的老虎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給應寬懷做寵物,無奈的搖了搖頭向前走去,嘴裡面也沒有閑著問道:“主人,你既然能進入第九層地獄。怎麼現在成這樣了?第九層地獄都有什麼妖怪阿?是誰把你打傷的?你以前使用什麼武器的?你沒有朋友嗎?”

應寬懷看著天空的星辰,陷入了回憶之中,嘴裡面淡淡地說道:“朋友?不知道那個傢伙怎麼樣了?”

“主人,你還沒有告訴我,是誰把你打傷的呢。”老虎繼續地問道。

應寬懷回想起打傷自己的那個傢伙,下巴不由得再次傳來一陣疼痛,五十年前的瘋狂戰鬥,讓他的自動記住了那些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