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四章 嫁禍

下班時分,醫生護士們分收拾著自己的物品向門外走去。

醫院的院子裡面響起了一陣鑼鼓聲,很多人都被這個奇怪的事情吸引了主意。幾人從鑼鼓車後面跳了下來,手裡面捧著一面錦旗,喜氣洋洋地向醫院大廳走來。

“醫院裡面禁止喧嘩。”正在一樓陪伴病人取藥張路,上前攔住了兩名手拿錦旗的壯漢說道:“請注意不要打擾他人。”

來人撲通跪倒在了張路的面前大聲的說道:“恩人啊!我可找到你了!請受我一拜!”

“這位先生您先起來再說……”張路連忙去拉起地上面跪著的人,同時對旁邊的幾位醫生跟護士說道:“麻煩你們一下,幫忙把其他兩位也扶起來好嗎?”

“這也太假了吧?”蘇茜對走在身邊的應寬懷低聲說道。

應寬懷點了點頭,一副深有同感的神情說道:“他真的不該學醫,如果從事表演事業,說不定真的可以那個什麼奧斯卡回來。”

同應寬懷一樣觀點的人不在少數。

剛剛宣佈了要競選的第一天,就有人敲鑼打鼓的送上門來,又是下跪,又是錦旗,若說不是表演,還真不是很多人會相信。

“這位元先生我真的不認識你……”張路努力想要拉起對方,可是扶助對方的一瞬間,才發現對方居然死心塌地的跪在地上,根本不是給他玩什麼虛的。

“神醫阿!俺給你磕頭了!”來人說完之後,不顧張路的攙扶,硬是用頭碰得地面發響。

張路看到如此情況,知道自己是不能再站著了,連忙蹲子,努力的要把對方扶起來。

“很好。”許成龍輕輕一拍欄杆快步的跑到了許副院長的房間:“爸!你這一招玩得實在太棒了,輕鬆的就打擊了張路這小子的聲望。”

許波臉上帶著他那一向謙遜老城的模樣,眼角裡面閃出了一絲陰險的眼光,慢慢的張開嘴說道:“那是自然,要麼你以為我是怎麼爬到副院長位子上面來的?”

“可惜……”許成龍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如果這次可以把那個應寬懷一起設計進來……”

“兒子。”許波語重心長地講到:“人要明白自己的主要對手是誰?這次你真正的勁敵是張路,並不是那個應寬懷。再說這個應寬懷的事情,我已經聯絡到殺手了。他根本沒有命活到那一天。”

“還是老爸厲害。”許成龍許成龍還不知道自己在頂樓俯視情景時,自己那句小聲地“很好”被應寬懷聽的清清楚楚,一臉滿足的說道:“除掉了這兩個絆腳石,醫院就是咱們父子的天下了。”

應寬懷回頭看著多少有些驚慌失措張路,微微的笑著說道:“張路看起來並不是笨蛋,這種時候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或許是他的競爭對手,故意雇傭人來打擊他的也說不定。”

應寬懷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有意用上散音術疊加了蠱惑心神術的簡單法術,剛好可以讓每個人聽清楚他的話語,又感覺不到他的聲音有多大。

“你說的也有道理。”蘇茜的話語,顯然代表了其他很多人的看法。不少人紛紛點著頭,看向了樓上許副院長的辦公室樓層。

應寬懷笑著走出了大廳,低聲的說道:“與其讓一個不學無術的去參加那個大會,什麼都學不到。還不如弄個真才實學的人去。”

“怎麼你沒有興趣?”蘇茜有些好奇的問道:“屆時中外醫術高手齊聚一堂,說不定也可以學到很多阿。”

“醫學高手?”應寬懷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真正的醫術高手,都忙著治病救人了。去那裡的,最多會出現一部分先進的機器。再說神州大陸臥虎藏龍,豈是一個普通的國際交流會就能全部聚齊的?你見過用看掌紋,給人診斷病症的嗎?”

“掌紋?你是說看手相?真的假的?”蘇茜好奇的問道,同時步入了那輛外形普通,內部裝飾豪華的紅色計程車。

“沒錯,我見過。”應寬懷坐進轎車裡面,拿起蘇茜那柔弱無骨的手掌指著說道:“掌紋除了在娘胎裡面生長一部分,在出生之後,依然會在不停的變化。比如你得了憂鬱症,這裡就會出現一條橫紋,手相稱之為上吊紋,又稱自殺紋。再比如,古代還難治療的闌尾炎,通常得了都會死亡,會在這裡長出紋路,被稱之為催命紋,再比如……”

轉眼間就要成為富翁的應寬懷心情大好,不停的給蘇茜講解著,自己蘇醒第一年時遇到的一個在街頭給他人看手相的瞎子,曾經跟自己聊天時所講到的。

“這麼厲害?那麼那個瞎子呢?他是怎麼瞎的?如果他一開始就是瞎子,又怎麼能憑著自己的記憶告訴你這麼多?”蘇茜好奇的繼續追問著。

應寬懷笑了笑,笑容裡面出現了一絲不屑:“瞎子?被人搶劫,身中數刀死了。至於他怎麼瞎的?好像是幾十年前,有一個奇怪的時期,人人都叫囂著一切牛鬼蛇神,他在給一人治好病之後,被那人拉到了批鬥台,活活的刺瞎了雙眼。人類……恩將仇報的動物,為什麼可以得到上天如此的眷戀?”

“死了……好可憐。不知道兇手捉到了嗎?”蘇茜有些悲傷的問道。

“捉到?”應寬懷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了起來,臉上卻蒙著一層冰冷的寒霜:“一個無錢無權,又被稱之為算命騙子的老人,死了就死了。最多只是立案而已,你以為他們真的會努力去偵破?只不過,或許是報應不爽吧?那兩個搶劫老頭的殺人犯,第三天早上曝屍街頭,全身沒有一絲鮮血,而且身上多處地方,像是被什麼生物撕咬過一般。”

計程車再次停在了當日應寬懷曾經來過的別墅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