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三十二章 名額之爭

應寬懷跟史中正並肩走在點點星光的夜空街道之上問道:“你說看門,找個狗好,還是找個老虎好?”

史中正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是笑著用開玩笑的口氣說道:“老虎吧?這東西比較威風。”

“嗯!我也有同感。”應寬懷點了點頭,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

躲在密室裡面煉製法寶的老虎,渾身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冷戰,隨即打了一個噴嚏,疑惑的道:“不會感冒了吧?我可有一百多年沒有感冒了……。”

史中正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那麼晚上的時候,就開始第一天的義診?”

應寬懷點了點頭:“也好,就從今天開始。”

街口赤恩會的其它人,穿著同樣可以掩藏大量武器的風衣。

“那我先走了。”史中正看到自己的同伴,

應寬懷看了看時間還早,回到自己的診所裡面,開始了短暫的修煉。

經過這幾天的折騰,周圍的小混混,已經將這間診所完全的列為了找麻煩的禁區,所有的人都知道,除非是想要自殺要麼千萬不要靠近這間診所。

“應大夫早……。”

“應大夫早……。”

應寬懷微笑著,跟周圍經過的病人跟醫生打著招呼。

更有不少人在他的背後指指點點,小聲得議論著。

應寬懷稍微仔細聽了一下,發現全都是些無聊的八卦新聞,說自己有這次機會全部都是因為走裙帶關係,才能得到這麼好的機會。

更有不少年輕的女護士,在替他做著辯護,說應寬懷根本不是那種人。

搞了半天,就是因為京城要舉行一個盛大的醫生學術交流研討會,到時候將會有天南地北,甚至國外的知名醫學教授參與盛會,其中這個醫院也非常幸運的分到了一個名額。

而現在這個名額的問題,幾位醫院的大佬相互爭執不下。

最典型的就是在應寬懷、張路、許成龍三人之間展開爭論。

其中應寬懷是三個裡面得到支援最少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來的時間最短,資歷最淺,同時昨天他那強硬的表現,讓很多人對他多少有點抵觸情緒。

如果不是孫老院長堅持讓他成為三個候選人之一,估計現在就只剩下了張路跟許成龍的爭奪。

三人之中又以張路得到的推薦最多,理由也是因為這一年多來,張路的工作水準跟他的做人態度,那是有目共睹的好。

許成龍之所以能夠進入選拔,完全就是因為許副院長的面子,好歹也是一個頂著年輕俊傑的名聲。

之所以競爭如此激烈,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職稱前奏的熱身賽。

雖然這次的推薦已經決定使用投票方式。但是誰都知道,如果誰這次可以去京城開會,那麼即將到來的職稱評定,誰就晉升的機會就越大。

雖然一個職稱只是增長不到千元的工資,在這些灰色收入很多的醫生眼裡,並不算什麼。

不過擁有了高級的職稱,相對於謀求一個好的職務,也會相對的容易一些。

伴隨著職務的到來,從醫藥代理那裡拿到的提成也會相應的提升很高。

醫生們基本上都是在意的這塊灰色收入。許成龍在意的則是自己的面子。

“無聊的人類。”應寬懷不屑看了不遠處會議室的大門一眼,大搖大擺的向樓上走去。

“應大夫!我們支持你!”昨天幾個陪他做手術的護士,站在二樓的地方高聲的喊道:“這次是醫院無記名投票推選,我們一起支持你!”

應寬懷抬頭看著幾個自己的鐵杆粉絲,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說道:“謝謝了,其實去不去那裡無所謂的,做醫生治病救人最重要。”

這話一出,周圍過往得醫生護士,紛紛向他投來了不一樣的目光。

有敬佩的,也有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他這是在沽名釣譽,為了可以得到更多選票做的活廣告。

不論怎麼說,應寬懷這次的話語,很快就在醫院裡面傳開了。

負責散佈消息的自然是他的幾位鐵杆粉絲。

“媽的!到是讓這個傢伙把冠冕堂皇的話都說去了。”許成龍揉著昨晚被人打傷的脖子,拍著自己的辦公桌發洩著自己的氣憤。

“你還是趕快把那個看到我們好事的女人處理掉再說。”許副院長看著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沉聲說道:“關於這次的出差我會幫你盡力爭取。”

許成龍嘴角微微上翹一臉獰笑地說道:“這個您就放心吧。等一會她哪怕喝一點誰也會……哼哼……,只可惜那個小娘子模樣不錯……”

“我爺爺想要見見你。”蘇茜隊進入診室的應寬懷說道。

應寬懷笑了一下:“我還在想,他打算什麼時候找我呢。今天下班之後就去。”

“應大夫!應大夫!”小麗護士匆忙的推開應寬懷的門,上氣不接下氣的急促說道:“您的病人,您的病人……”

功德!

應寬懷抓起自己的藥箱沖了出去,同時給自己加了一個幻影遮住自己,以免讓周圍的其他人看見一個外表文弱的醫生每秒十幾米的高速移動。

應寬懷推開特護病房門,看見幾名護士正圍在病床邊搶救躺在上面的小男生,各種儀器閃著燈,顯示著普通人都看不懂的資料。

小男孩的最此時已經發出了青藍色,臉色蒼白,嘴裡面不時地有白色的泡沫吐出,一看就知道是中毒了。

“閃開……”應寬懷推開護士,迅速的將幾根可以吸收毒素的銀針紮入了小男生的體內,先暫時壓制住對方血液流通的速度,同時迅速的打開自己的天眼透視著小男生的內臟。

毒素很快就被應寬懷找到,雖然已經開始蔓延擴散,索性蔓延的速度還沒有達到真正不能救治的地步。

應寬懷看著男孩體內的化學毒素,臉上帶著一絲冰冷的笑容:“解毒?這可是我最拿手的工作。”

幾名護士看著他眼中那種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意,全身的毛孔不由得收縮了起來。

前日在手術室裡面,應寬懷對其他醫生的表現如果是發怒,那麼現在應寬懷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他要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