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二章 立棍

一星期後

應寬懷的懸壺診所早就改頭換面,變成了一個其它名稱賣保健品的藥店。

喪狗跟他三十幾個手下的死亡,也因為他們老大狼哥的關係,把這件事情壓了下來,沒有在社會上面流傳開來。

不過整個紅燈區都知道毒狼這次栽了,一下子死了三十幾個手下。

四處尋仇不見蹤影的毒狼,只好把應寬懷的店給拆了,占為了己有,略微挽回了一點顏面。

一星期的風平浪靜,讓毒狼以為英寬懷已經怕了,帶著人離開了新濱海市。

淩晨一點十分

史中正帶著其他十九人,出現在了應寬懷懸壺診所當初所處在的紅燈區那一片最大的,凱悅門前不遠的地方。

由於沒人幾個人認識史中正他們,警衛也沒有為難他們,就把這二十幾個身上藏著武器的傢伙放了進去。

應寬懷施展了一個隱身咒,跟隨著史中正等人的進入,微笑著自言自語說道:“今天晚上,又有一頓大餐!天天喝血,偶爾也該吃幾個靈魂,算是補補我的身子。那個老雜毛不要命的封印,害的老子至今還沒有恢復過來。”

史中正等人進入,穿過嘈雜的舞池,直接就向二樓貴賓廳走去。

守在樓梯的警衛,看出史中正等人表情不對,連忙上前阻攔說道:“新來的?這是狼爺的地……”

話沒說完,警衛感覺到喉嚨跟口出一陣劇痛,想要說話依然不行了。

在唐淮源的攙扶下,軟軟的坐回了椅子那裡。

應寬懷看到這幾天沒少弄一些他人的真實紀錄片給他們看,特別是大量給唐淮源他們看,逼迫剛剛進城打工的女孩賣淫的事情,更是讓他們這些同樣出身的人火冒三丈。

對這些出手,已經做到了決不留情的境界。

跟在他們身後的應寬懷,看到警衛的靈魂離開了,輕輕一張嘴,把對方魂魄吸入了體內說道:“味道不夠好,這個的靈魂恐懼感不夠。”

史中正等人快速的來到了二樓轉彎處,碰到同樣的情況,在對方發問之前,唐淮源從對方左邊肋下刺入,快速的將刀向上一送,對方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完全的倒在了地上。

“這個的靈魂還湊合。多一點驚恐吧!驚恐也是一種情緒力量,也可以讓人在死後的靈魂,多一份力量。”應寬懷吃掉了第二個靈魂,緊跟著走上了樓去。

二十幾個人經過二樓沒有停留,在通往三樓的轉彎處幹掉了另外一個警衛,快速的來到了三樓。

三樓的毒狼正跟自己手下在打牌的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右眼狂跳不止,多年的黑道生涯,讓他不能不相信自己的直覺。

“跟我走!”毒狼扔掉手中的牌,腰間的手槍向門口的方向看去。

毒狼的手下剛收拾自己帶的東西一下,三樓房間的門就被人踹開了。

行走多年的毒狼連忙下蹲,同時一個地滾,躲在了一個沙發的後面,利用物體的遮擋以及房間的黑暗,連續開槍射擊著。

毒狼的手下也紛紛拿著自己的手槍還擊。

“速戰速決!”史中正知道時間拖久了,樓下的人聽到槍聲,四處召集人馬前來救援,甚至直接打電話報警,都是一件麻煩事。

唐淮源從懷裡拿出兩顆手雷,輕鬆的去掉了保險,臉上帶著微笑對著毒狼躲藏的地方就扔了過去。

接連兩聲巨響,整座都為之晃動了兩下,應寬懷順利地收走了毒狼那充滿了不甘心的靈魂。

“撤!”史中正的兩名戰友壓陣最後,臨走的時候還在門口處放下了兩顆擠壓式地雷。

沖在最前面的唐淮源跟另外一人,手拿著兩把微沖快速的掃清了前來支援的痞子。

連續的巨響以及後來連續不斷的槍聲,使得在一樓那些狂野的人們,也知道這裡正發生的火拼,為了不殃及池魚,哪怕就是吃了搖頭丸的人,也知道現在要躲避一下了。

應寬懷快樂的跟在眾人的身後,不停的吞噬著死掉人的靈魂。

毒狼的手下也不是笨蛋,在遭到連續的攻擊之後,馬上聯繫老大,得到的答案就是沒有人接電話。

如此一來,就是傻子也知道,史中正他們從樓上下來的時候,代表已經把毒狼幹掉了。

樹倒猢猻散這句千古名言,很快就出現在了這些抵抗人員的身上。

很快的功夫,凱悅裡面已經完全沒有人煙。

史中正他們達到目的之後,沒有一刻停留的開著早就準備好的汽車揚長而去。

第二天,這件事情也沒有出現在當地的任何一家報紙上面,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一般。

應寬懷在紅燈區的診所,只用了一天晚上的時間,再次掛回了懸壺診所的牌匾。

毒狼的死亡,讓紅燈區其他的六個幫派的首領,少有的聚集在了一起開會,討論如何應對這件事情,以及毒狼地盤的問題。

會議剛剛展開,一個小混混就跑了進來,在主持會議的老虎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

“殺死毒狼的人來了,他說要參加這個會議。”老虎看了一眼其他的老大說道。

眾人聽老虎這麼一說,紛紛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都對這個敢於前來的人非常好奇。

“那就讓他進來。”老虎沉聲說道。

史中正自己大搖大擺的走進了房間,身後還跟著應寬懷。

一直老神在在的老虎,看到史中正進來的一瞬間,第一次的警覺地看著史中正的身後。

應寬懷跟著史中正走進房間,發現有人注視自己,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坐直了老大老虎。

“老虎精?”應寬懷笑著對老虎點了點頭,繼續站在了史中正的身後。

本來打算等史中正一進來就做掉他的老虎,看到應寬懷的出現,始終看不透對方的真身是什麼,不由得有些緊張了起來。

“請坐。”老虎這話一出口,立刻引起了其他老大的注意。

在紅燈區最大幫派老虎的嘴裡,從來就沒有說過請字,就是他們這些老大來了,老虎最多也就是說個坐字而已。

這次史中正剛一登場,老虎就說了請坐兩個字,讓人們不由得多打量了一下,這個身姿挺拔,像軍人多過像的年輕人。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老虎的請坐不是對史中正說的,而是對施展了隱身術的應寬懷說道德。

史中正大方的坐下之後,看著周圍的人說道:“毒狼是我殺的。”

這話一出,再次引起了不小的騷亂,就連老虎都不由得多看史中正兩眼。

“毒狼的地盤我要了,從今天起,我就是代替毒狼,紅燈區七老大之一的赤恩會老大,赤魂。”史中正毫不介意的拉開了自己的風衣,把裡面掛滿的手雷做了一個大展示。

聽到史中正話語剛想惱怒的老大們,看到史中正身上零零碎碎掛了幾十顆手雷的模樣,一個個都僵在了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好!有氣魄!”老虎看著史中正,一拍桌子高聲的說道:“從今天起,你就是代替毒狼的老大了。”

老虎這話一半是覺得史中正是條漢子,另一半完全是給史中正身後的應寬懷面子。

他不想得罪一個自己都看不透的妖怪,這樣的事情完全沒有必要。

沒有人能想到老虎這麼輕鬆的就答應了史中正,多少都有些驚訝的看這老虎。

“等等。”七個老大裡面,資格最老,也是緊挨著毒狼地盤,最想要佔領毒狼生前地盤的六爺站了起來說道:“咱們這裡又不是窯子,說進就進來的。這裡在坐的每一個人,都是經過考驗才進來的。這位小兄弟要想跟我們平起平坐,也要接受考驗才行。”

老虎看這應寬懷點了點頭說道:“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天池省的紅燈區中心。正好這幾天道州市的有一夥黑幫,也要在他們那裡建立一個紅燈區,說要取代我們。不如就用他們來做考驗吧。”

其他的江湖幫派老大聽了之後紛紛點頭。

史中正什麼話也沒有說點了點頭,站起身來離開了會場。

應寬懷對老虎微微一笑,也跟了出去。

漸漸被應寬懷培養出來霸氣的史中正走出了會場,回頭看了一眼高高的大樓,對身旁的應寬懷說道:“考驗?我就不相信,今天晚上收走了那個叫什麼六爺的命根地盤,他們還需要對我進行考驗。”

應寬懷笑了笑說道:“那是你的事情,我已經請假很久了,明天我要回醫院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