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二十章 老紅軍的想法

應寬懷幾步走上前來,看著病榻上的老紅軍。

由於天熱的原因,老紅軍躺在床上只穿了一個簡單的大褲衩,其他的皮膚全部在外。

老紅軍的上面,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傷疤,刀砍的,刀刺的,子彈穿透的,炮彈片傷著的。每一個傷疤,都給人一種如果活下來,那真是運氣的感覺。

就連活了千年,見過上千次戰鬥的人,也從來沒見過有多少人身上可以留下這麼多傷痕的。

老紅軍微微的睜開眼睛看著站在他眼前的唐淮源跟應寬懷,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滿足的微笑。

“來了?坐吧。”老人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在說話一般,但是卻充滿了從容不迫的神情。

應寬懷看這種情況不由得想到,就算是人間的帝王來了,他的態度或許也可以做到如此從容吧?

老人平靜得說道:“淮源啊,你先出去吧,聽說醫生看病需要安靜。”

唐淮源點了點頭,握住應寬懷的手說道:“全託付給你了。”

應寬懷送走了唐淮源,把兩根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面,同時用自己的開天眼審視著對方體內的器官。

良久

老人嘴角微微翹起了一點說道:“年輕人,有什麼就直說吧。我這都是死過好幾次的人了,沒有什麼好藏著掖著的。”

老人的並沒有生什麼病,只是因為當年受傷太多,的元氣早就受到了損害,現在更是幾乎到了油盡燈枯的境界,根本不是藥石可以相救。

用老百姓的話就是,這個人不是病死的,是老死的。

唯一的救治辦法就是有掌握了先天元氣的人,將自己的元氣過渡一分給他,這樣才可以延續他的性命。

應寬懷雖然也屬於修煉生物的一種,可是他修煉的都是屍修,是將先天元氣轉化為僵屍氣,來提高自己的修為。

說穿了就是應寬懷的體內只有屍氣,根本沒有絲毫的元氣。

對於輸導元氣的事情,應寬懷也無能為力,只能依靠提取人參的精華元氣,來給對方補,延續他的性命。

應寬懷笑了笑,用幾根很少動用的金針紮在了老人的身上,先阻止對方元氣消耗太快。

應寬懷多少有些好奇的問道:“問個問題可以嗎?”

“問吧,小夥子。”老人淡淡地說道:“趁著我這把老骨頭還能說話,希望可以解答你的問題。”

“你後悔過嗎?”應寬懷問道:“後悔過參加那些戰鬥嗎?你用性命拼出來的江山,現在,居然只得到這麼少的報酬,而且或許過不久之後,就不會有人記得你的存在了。”

老人笑了笑,笑得非常從容,努力的搖了搖頭說道:“不後悔。”

“為什麼?”

“當時打仗的時候,我根本就沒有想過什麼青史留名,也沒有想過會有什麼好處,我甚至都沒有想到自己可以活下來。”

“那你是為了什麼在打?”

“為了什麼?”老人略微的思考了下,看著窗外那些人說道:“就是為了他們,還有跟他們一樣的那些後代。只是不想他們再像我們那樣,被外國人欺負,至於他們能不能記住我們,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可以過上好日子。”

“你還能活多久我不知道,但是一兩年之內,應該還可以生存吧?”應寬懷笑著說道,從藥箱裡面拿出了自己提純過的人參精華,點出了幾滴送入了對方的口中。

這種辦法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隨著以後老人對人參精華的熟悉跟適應之後,元氣會比以前散發的更快,到時候就是神仙來了也沒有辦法醫治了,畢竟早些年老人受到的傷害太大了,現在就是想要重新固本培源都不可能了。

人參精華進入老人的體內,很快補充了老人體內的一部分元氣,老人的眼睛再次明亮了很多。

“小兄弟,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老人看著要離開得應寬懷問道。

應寬懷回頭看了一眼凡人裡面值得他敬佩的老人說道:“何必呢?我救了你一個,你卻救了那麼多人。”

走出門外的應寬懷從藥箱裡面拿出了幾個裝有人參精華的玉瓶子,遞給了唐淮源的父母說道:“每日一次,每次三滴,每個月增加一滴。”

唐淮源的父母感激的接過瓶子連連稱謝。

史中正幾人搶在別人前面,第一批跑進了房間裡面。

看到排位的一瞬間,史中正幾人連忙立定,對著排位敬了一個最標準的軍禮,才走進了房間。

應寬懷跟著唐淮源等人向下一家的老紅軍的家庭走去。

這些老紅軍的幾乎都是同樣的症狀,都跟唐淮源的太爺爺一樣,是元氣問題,不是應寬懷完全可以治癒的。

饒是如此,應寬懷也感覺到自己的功德肯定有增長了不少。

村裡面的人們,看到應寬懷的醫術如此神通,紛紛排著長隊要求看病。

本來打算救治完幾個老紅軍就走得應寬懷,只好在村子裡面又停留了一會,給這些一個個比牛還要狀的人,檢查了一遍,又留下了十萬塊錢,才坐車離開。

“淮源啊!跟著應大夫好好幹!”

“念津阿!可要多聽應大夫的話阿!應大夫是好人啊。”

村民們對上車出外打工的孩子們一遍遍的叮囑著。

汽車發動之後,村民又送出了一段距離,才紛紛離開回家。

汽車行駛了一段時間,一直沉默的史中正說道:“有了錢,我要建個廟。”

“對!就叫紅軍廟!”唐淮源一眼看穿了史中正的想法說道。

應寬懷看著周圍鬥志昂揚的人,知道自己現在根本不需要再去他們,這些人也會為了弄到蓋廟的錢,而努力的加入到之中去了。

“這東西送給你了。”應寬懷把自己用著的手槍遞給了史中正。

開車的司機透過反光鏡看到這一幕,心裡面暗暗祈禱著自己千萬不要被打劫,卻不知道用不了多久的時間,自己就會失去這部分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