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四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下午應寬懷下班時,周圍醫生跟護士看他的眼神多少又有了一些轉變。

應寬懷這名中醫,而且還是婦科中醫,去給一名痔瘡患者做切除手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在故意刁難應寬懷。

正當人們暗暗在心裡面給他打抱不平,以及一小部分人心裡面幸災樂禍的時候,應寬懷非常順利的做完了外科切除手術。

當時參與手術的護士跟醫生,紛紛表示應寬懷的熟練程度,根本不像是一名中醫該擁有的技術。仿佛就是一名資深的老外科手術醫生,在做一個簡單的手術而已。

這個事件猶如一陣風一般,迅速的傳遍了整個醫院的各個科室。

年輕的醫生跟護士們,看應寬懷的眼神裡面,已經不知不覺中多了幾分崇拜。

沒有被應寬懷威脅到的那些老醫生們,紛紛用欣賞的眼神看著醫院的這個後起之秀。

“不能讓這小子繼續囂張下去了!老院長的孫女都已經不正眼看我了!”許成龍站在二樓的護欄處,看著被陳淑琴這個美女開車帶走的應寬懷,眼睛裡面透露出嫉恨的目光說道:“張路,你不是認識黑道上的人嗎?找幾個人教訓他一下。”

張路同樣陰沉著臉說道:“前幾天找過一次,幾個照面就被他擺平了。”

“那就多找點人!錢!老子有的是!要他斷條胳膊!”許成龍狠狠的拍著護欄說道。

“是!”張路站在許成龍的身後,臉上露出了一絲別人不易察覺的陰險笑容。

“我們去哪裡吃飯?”應寬懷坐在寶馬七五零上,看著身旁的美女陳淑琴。

今天下午的她,上身穿著一件束身的襯衣,領口處的兩個扣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大的原因,以至於沒有關閉,讓那兩個球形的**,有種要突破包圍的感覺。更是穿著一件類似於的超短裙,將她那完美的長腿也露在了外面。

陳淑琴一邊開著車,一邊偷偷的拿眼去瞄應寬懷,發現對方對自己的裙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沒有男人能抵抗住,這話一點都沒有錯。陳淑琴驕傲的想著說道:“去吃西餐,那裡比價有氣氛。”

很快,寶馬車停在了市區郊外的一幢別墅前面。

“這是……?”應寬懷看著這座歐式的建築說道。

“今天我要親自下廚。”陳淑琴雙手故意的整了一下能夠顯露自己完美曲線的短裙,走下了車。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應寬懷跟隨著陳淑琴走進了別墅。

應寬懷看了一下房間的佈置,接近三百平方米的大廳裡面,只是點綴了一些簡單的石膏藝術品,可就是這些簡單的石膏藝術品,讓這個空曠的房間裡面給人一種高雅的格調。

“隨便參觀一下,我去去就來。”陳淑琴對著應寬懷充滿了的一笑,轉身走上了通往二樓的樓梯。

應寬懷隨手把玩著這些從地攤上弄來的假古董,消磨著時間,等待著陳淑琴接下來的表演。

房間的燈光突然之間完全熄滅了下來,二樓上面出現了一點點的燭光。

陳淑琴端著放有蠟燭的餐盤,一步步地從二樓走了下來。

本以為會換掉衣服的陳淑琴,並沒有換去她剛才的衣服,只不過頭髮卻呈現濕漉漉的模樣。

很顯然,這個女人剛剛有過沐浴,只是並沒有換下這身充滿的衣服。

由於匆忙或者故意,陳淑琴的衣服大半也都是濕漉漉的貼在她那的身上,在燭光的照耀下更顯得妖豔嫵媚。

“吃飯了。”陳淑琴把餐盤放在了用餐的桌子上面,媚聲的說道。

應寬懷面帶微笑走上前去,將自己的椅子拉到了陳淑琴的旁邊說道:“西餐什麼都好,就是要把兩個人分開吃,這一點不好。”說話間,應寬懷的手已經放在了陳淑琴的上面,並且迅速的游向陳淑琴的花叢方向。

“不要這麼著急嘛。”陳淑琴一把按住了應寬懷那想要攻城拔寨的手,另一隻手舉起早就準備好的紅酒柔聲的說道:“先喝杯酒。”

應寬懷微微的笑了笑,拿起酒杯晃動著裡面的紅酒,用鼻子輕輕的一聞,立刻知道這杯紅酒根本就是一瓶街邊幾十塊錢就能買到的紅酒,裡面還放著四片磨成粉末的催情藥。

陳淑琴看到應寬懷拿著酒杯微笑,連忙將靠了上去柔聲地說道:“乾杯。”

“乾杯。”應寬懷將這杯愚蠢的紅酒一飲而盡,立刻把嬌笑的陳淑琴抱了起來,大步的向樓上走去。

“不要這麼著急,先放下我,放下我。”為了挑起應寬懷**的陳淑琴,無力的錘打著應寬懷的肩膀。

應寬懷抱著陳淑琴,三兩步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裡面,順手把這個女人扔到了床上,迅速的趴在了陳淑琴的身上。

陳淑琴像征性的無力反抗著,不停的催發著應寬懷的**,幾下的功夫,陳淑琴就成了沒有粽子皮的粽子。

房間的牆角上方,一個微小的真空攝像機在那裡不停的轉動著,將房間內的這一幕完全錄製了下來。

蘇傑抱著自己的新寵,看著舊愛在跟應寬懷展開的肉搏,臉上帶著一絲兇狠的笑容說道:“上了我多貴的破鞋,就要給我做多少事情!“

一場激戰過後,陳淑琴無力的躺在床上,她從來沒有想到一個男人居然可以強壯到這個境界,就連布蘭德也沒有辦法與眼前這個男人相比。

至少布蘭德還曾經瀉過,而這個男人直到自己筋疲力盡,也沒有絲毫泄出的徵兆。

啪啪啪啪……

房間走廊裡面響起了一陣掌聲,蘇傑帶著兩名貼身保鏢,拍著手出現在了門口,看著床上的應寬懷說道:“把這兩個賤人給我捉起來!”

兩個虎背熊腰的大漢,一下子沖了上來,將應寬懷跟陳淑琴壓在了床上。

“蘇總……蘇總……是他的我……是他的我。”陳淑琴立刻生動的高聲喊了起來,同時努力抽出一隻著地上面那些被應寬懷撕碎的衣服說道:“您看那些衣服,那就是證據。”

蘇傑裝模作樣的在那裡檢查了一番,來到應寬懷的面前,一幅高高在上的神情說道:“**了我的員工,你打算公了還是私了吧?”

“公了?私了?”應寬懷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想要看看這幾個傢伙到底想要玩什麼把戲。

“公了就是我報警,告你**罪。如果這樣一來,你不但要坐牢,而且你的前途就全部毀掉了。蘇茜這輩子也不會再見你了。”蘇傑蹲下他那胖胖的身子,在應寬懷的臉前惡狠狠的說道。

“私了!私了!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坐牢!”應寬懷努力配合著對方早就想好的劇本,做出一副膽小如鼠的樣子。

“私了?這好像有些太便宜你這個**犯了。”蘇傑故意做出一副不想要和解的模樣說道。

“求求您了!只要私了,你說什麼都行。”應寬懷一邊做,一邊自己就想要笑出來。

“既然你這麼求我,那這樣!你以後必須什麼都聽我的,要麼!我就把你**我們公司職員的事情告上法庭!”蘇傑把臉湊到應寬懷的面前威脅到:“剛才你**我們公司職員的事情,已經被我錄下來了。要是不聽話……”

蘇傑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布蘭德身穿一身黑色的西裝,突然出現在了門口,對著房間裡面的人舉槍就射。

兩名正在演戲的保鏢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人會出現,倉促之間連槍都沒有拔出來,就倒在了布蘭德的槍下。

槍聲停止之後,房間裡面一片安靜,兩名保鏢已經中彈身亡。而蘇傑的新任秘書也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蘇傑趴在牆角處瑟瑟發抖,陳淑琴則高傲的站起身子走到了布蘭德的身邊,看著趴在床上不敢動的應寬懷說道:“親愛的,這次我的表現不錯吧?等我說完了話,就把這頭肥豬幹掉。”

布蘭德在陳淑琴狠狠地捏了一把說道:“不錯!不錯!你們東方人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吧?”

“你!”蘇傑聽到陳淑琴背叛話語,轉身憤怒的看著手拿槍支的陳淑琴說道:“我哪裡對不起你了?居然要這樣對付我?”

陳淑琴仰天笑了幾聲,憤怒的看著蘇傑:“雖然我是你的情婦,可是你哪次給我東西,不都要淩辱我一番?這段時間你更是看上了別的女人,想要取代我。居然要我去陪這個一個一無是處的年輕醫生。你想甩我?那好!老娘就先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