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三章 陰謀

“應大夫,許副院長請您去趟他的辦公室。”一名護士在醫院的門口對剛剛進入醫院的應寬懷說道。

“知道了。”應寬懷答應了一聲,來到了院長辦公室的門前敲了敲門。

“進來。”許院長中氣十足的說道。

應寬懷推門而入,自己找了個座位坐下後說道:“許院長,找我有事情?”

徐波臉上帶著一絲做作的微笑起身說道:“何……應大夫,來,坐坐坐。”應寬懷淡淡一笑,在座位上坐下來。

“應醫生,事情是這樣的,下午有一個手術,本來應該是小許醫生主刀的,可是這幾天許醫生的肩周炎又發作了,怕手術中有什麼閃失,不知道……”許波副院長臉上帶著一絲危難的笑容,欲言又止地說道。

應寬懷點點頭說:“既然這樣,那我也可以代替許醫生,請您把病人的病歷給我看看。”

許院長聽他這麼一說,連忙將放在手邊的病歷推了過去說道:“好好幹!我看好你的!今年的職稱評選,我一定全力推舉你。”

應寬懷謙虛地笑了笑,拿起手中的這份病歷走出了許副院長的辦公室,聽到身後的一個油滑的聲音響起:“小麗,今天晚上有空嗎,不如一起吃飯如何?”

不用回頭,應寬懷也能聽得出來,這就是自己要代替的那位小許醫生,也是許副院長的兒子,醫院裡面的標準紈絝子弟:許成龍。

許成龍從醫學院畢業之後便在這所醫院做了醫生。許成龍在這所醫院工作了五年,也算得上是聲名鶴起的青年才俊,年紀輕輕就是一個部門的副主管。

只是,這位青年才俊在應寬懷來到的這一個多星期裡面,從來沒有見到這位青年才俊做過一個手術,而且好像每天都是那麼悠閒。

從其他幾位醫生的私下談論中,應寬懷更是聽到,好像他所有的手術,都會因為他的這裡不,那裡不,而找別人代替。

而這些事都是由許副院長一手安排的。那麼這位“青年才俊”有幾次手術是自己動手做的呢?而且怎麼會找他這麼一位婦科門診的主治醫師來幫忙代刀呢?

“不好意思,我今天晚上已經跟男朋友約好了。”叫做小麗的女護士非常客氣的拒絕了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的許成龍。

“又是你那個自以為正義的窮員警!我看你還是少跟他來往的好,不如選我怎麼樣?”許成龍大聲地抱怨著說道,絲毫不在乎醫院應該處於安靜之中的規定。

幾個走在應寬懷身邊的護士的竊竊私語:“許陳院長那麼嚴謹、認真的人,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

“就是阿!明明還在追老院長的孫女,居然敢這麼正大光明的……”

“哎!算了!別說了,小心他聽見了。”

老院長的孫女?應寬懷的腦中閃出了一絲為什麼會找自己做主刀大夫的原因。

張路面帶著得意的笑容擋住了英寬懷的道路,上下仔細的打量著應寬懷:“我得不到,你也別想得到。就讓我看看一個婦科中醫,如何來做外科手術的吧。”

應寬懷仿佛沒有聽到張路的話一般,眼睛始終沒有離開自己手裡面的病例,輕輕的一側身躲過了張路。

張路一坐在了地上,緊緊地抱著自己的小腿,臉上露出了一副疼痛難當的神情。

周圍路過的人都好奇地看著這位醫院裡面傑出的年輕醫生,為什麼會突然自己坐在地上,而且表現出疼痛的模樣。

“無聊的人類。”應寬懷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著。

身後的許成龍傳來了一陣咆哮聲,聽起來像是有一名病人不小心碰撞到了他的樣子。

應寬懷回到辦公室,把病歷仍在桌子上面,好氣又好笑的說道:“這***什麼年輕俊傑?居然開的除這種狗屁診斷書?明明就是感冒,為什麼要建議別人割痔瘡?而且這種級別水準的手術,還需要別人代替?”

坐在應寬懷對面還沒有分到自己門診的徐老醫生,拿起應寬懷仍在桌子上面的病歷,推了推他鼻樑上面的老花鏡看著說道:“算了吧年輕人,雖然這個世家子弟有些胡來,可是他們西醫外科手術的,每個月都有一定的手術數量的任務。像他這種水準的人,大手術太危險了,只能用這種方式湊數量了。”

“數量任務。還真是夠市場化的。”應寬懷搖著頭對門外喊道:“下一位!”

門外走進來了一名手提黑皮包,尖嘴猴腮,年約三十歲的中年男子,應寬懷的鼻子告訴自己,這名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子,實際年齡只有二十八歲而已。

“二位醫生好!二位醫生好!敝人王定田!這是我的名片。”王定田臉上的笑容配上他那點頭哈腰的樣子,給人一種無比猥瑣的感覺。

應寬懷來做醫生的這幾天,已經見過幾個這樣的人了。

來婦科門診的男人,只有兩種,一種是推銷藥品的推銷員,另外一種就是某些關係戶,知道某些門診的大夫,除了他們的門診事項之外,還有非常拿手的絕活,才會來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門診。

王定田顯然是屬於前者,這一點應寬懷看他的名片上面的醫藥代理,就非常明白這一點。

在醫院裡面,要想讓某種藥賣得好,並不是只要打通藥材購買部門的關係就可以的。院長、藥房人員、主治醫生也都是非常重要的環節。

王定田走入辦公室,非常有經驗的坐在了徐老醫師的面前,畢恭畢敬的說道:“初次見面,還請多多關照。”完全把坐在一旁的應寬懷,當作了一名毫無權利可言的實習醫生而已,除了禮貌的給了一張名片,就沒再正眼瞧過應寬懷。

應寬懷看著面色尷尬,想要開口解釋的徐醫師揮了揮手,制止了對方,將手裡面的名片一點點的撕碎,扔進了垃圾桶裡面,面帶微笑的看著那後腦勺對著他,正在唾沫橫飛,不停亂講的王定田。

常年在外跑藥品的王定田,很快發現了房間裡面的氣氛有點不對。

通常情況下,跑藥品遇到的情況,老醫生都是一幅愛搭不理的模樣,基本上說話也都是“哼”“哈”“嗯”,之類的簡單會話,但是當自己暗示潛規則的時候,這些醫生都會把年輕人支出去,或者乾脆隱晦的讓自己下班請吃飯詳細談。

可是這位徐老醫生的態度,就連自己說潛規則,並且一再暗示回扣數量巨大的時候,同樣沒有任何的反應,或者說變得更加坐立不安了起來。

王定田停止了口述,多少有些機械的轉過頭來,看著依然面帶微笑看著自己的應寬懷,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位……”

“經驗有時候也會出錯。”應寬懷把身子靠在了椅子背上面,一幅舊社會地主老財的樣子看著王定田說道:“沒錯!這個房間正如你所猜測的那樣,是由我來掌控的。”

啪!

王定田迅速的抽了自己一個響亮的耳光,那聲音響亮到了,旁邊徐老醫生聽到之後,都不由得一皺眉頭,替王定田感到疼痛。

“哎喲!我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你大人不記小人過……”王定田迅速的變臉,速度之快,讓應寬懷都要仔細研究一下,才能分辨出盆地的變臉絕技,跟王定田的變臉絕技,誰的更快上一點。

“我這裡是門診,不是談生意的地方。去採購部。”應寬懷打斷了王定田的話語,指了指垃圾筐裡面的名片說道。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您……”

應寬懷揮手打斷了王定田的話說道:“知道醫院為什麼會有採購部嗎?那是因為,不要妨礙我們醫生救死扶傷的時間。”

王定田還想要說什麼,可是看到應寬懷那冰冷的眼神,知道繼續開口只能是反效果,連忙站起身來離開。

一名穿著一套黑色的女性職業套裝,純黑色的職業套裝覆蓋在她那曲線驚人的玲瓏軀體上,更加顯露出一種特殊的神秘,微微扭動著她那的臀部走進了診室。

應寬懷認識這個女人,她是蘇傑的女秘書。

“應大夫,你好。我叫做陳淑琴。”女人坐了下來,緩緩地把手伸了出去,嗲聲嗲氣地說道。

坐在一旁的徐老生,這個年過七十的老人,聽到陳淑琴的聲音,的某個都微微的發生了一絲變化。

應寬懷很有興致的把手搭在了陳淑琴的手腕上面,著她那猶如嬰兒般的皮膚,裝模作樣的說道:“虛火旺盛,我看要給你開點泄火的藥才行。”

“是嗎?那不知道要開什麼藥才好呀?”陳淑琴故意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應寬懷只要輕輕低頭就可以看到她衣領內的大好風光,的**間深深的乳溝是那麼的誘人。

普通男人看了之後,根本就無法抵擋她這致命的

蘇傑這次為了能拉上應寬懷這條線,也是同樣下足了血本。

陰虛火旺、血熱妄行:**亢進,咽幹舌燥,五心煩熱,腰酸膝軟,頭暈耳鳴,舌紅少津,脈細數或細弦數。治宜滋陰清熱、涼血止血,方用知相地黃丸加減(知母、黃柏、生地、山藥、山萸肉、丹皮、茯 苓、女貞、旱蓮、茅根、仙鶴草)。

應寬懷拿著寫好的藥單遞給了陳淑琴。

接過藥單的陳淑琴眼帶桃花的笑著說道:“多謝應大夫,小女子無以報答,不如今天晚上一起吃飯如何?“

“也好!下班後,你開車來接我。”應寬懷點了點頭說道。

陳淑琴起身微微扭動著自己那的臀部離開了房間,拿出皮包中的電話,迅速的撥打了蘇傑的電話說道:“第一步計畫成功,晚上客房的事情就看你的了。”

蘇傑在電話的另一頭,抱著另外一個美女說道,單手游走在女人身上說道:“沒問題!你放心就是了。”說完關閉了電話。

“蘇總……,你說阿!事成之後你到底是要我還是要她啊。”坐在蘇傑上的女人,用口那兩團肉,不停的在蘇傑身上蹭來蹭去的說道。

“當然是要你了!”蘇傑安慰著自己的女人說道:“如果我要她的話,早就派你去了。”

“你好壞阿。”女人說著把蘇傑推倒在了沙發上面……。

陳淑琴關掉了電話之後,再次迅速的撥打了另外一個電話:“布蘭德,兩方面的人我都安排好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

“那是自然。”布蘭德自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