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一章 裝腔作勢

銀色的十字架從應寬懷的脖子上面取出的一瞬間,感到無比荒唐的布蘭德,眼睛立刻明亮了起來,同時更有一種想要衝上去搶奪的衝動。

“好……好……好精緻漂亮的十字架……,居然如此閃亮……”布蘭德儘量的保持著緩慢的速度向前移動著,眼睛裡面放著貪婪的目光。同時開始研究這個看起來外表特別古老的十字架,到底是什麼來歷。

雖然布蘭德不是藝術家,也不是古董商人,但是這個十字架他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漂亮吧?”應寬懷拿著手裡面帶著幾分古樸氣息的銀十字架說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十八年前在我五歲的時候,有位西方的老傳教士經過我們村莊,我看天氣炎熱給了他一杯水,他送給了我這個還給了我一本《聖經》以及還幫那時候完全不懂事的我,做了洗禮成為了我的教父。明子好像是叫做蒂諾斯塔……”

布蘭德頓時呆立在了當場,心裡面充滿了震驚,同時又充滿了喜悅。

教廷上任教宗蒂諾斯塔!這個十字架已經可以說是無價之寶了。

他是唯一一個在活著的時候離開教宗位置,隱姓埋名四處傳道的人。

被人們稱之為“神真正的傳道者”,也是唯一一位下落不明的教宗,同時他佩戴的飾物,更是教廷的展覽館裡面,唯一缺少的一位教宗的物品。

不但教廷拿出重金,希望可以得到這位前任教宗的飾物,同時也有很多歐洲豪門,甚至於美洲豪門,以及很多地下交易所,也都在紛紛宣佈可以用高價得到這位前任教宗的物品。

應寬懷將十字架平緩的放在了蘇振邦的口作出一副祈禱的模樣,拿出的幾根銀針慢慢的刺入了蘇振邦口處的幾個穴位,更加延緩了蘇振邦心臟的跳動。

由於布蘭德使用的是藥物,來一點點的殺害蘇振邦心臟附近的細胞,應寬懷隨身並沒有帶多少藥品,銀針能做到的也十分有限,只能用僵屍的法術,將這些有毒的藥品,一點點地通過銀針完全吸到了英寬懷自己的體內。

布蘭德的藥品只能殺死活著的細胞,應寬懷本身就是一個死人,這些藥品進入了應寬懷的體內,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增加應寬懷的屍毒威力。

布蘭德為了一點點殺死蘇振邦,下藥的計量也非常的小。很快就被應寬懷將藥品吸收得一乾二淨。

應寬懷也在同時有次序地將幾根銀針從蘇振邦的裡面拔了出來,來穩定的控制著蘇振邦的心跳,一點點的恢復到了正常,以便讓他的心臟有個適應的過程。

應寬懷收回十字架沒多久,一直昏迷的蘇振邦發出了一聲微弱的,眼睛緩緩的掙了開來,首先看到了站在床旁邊一臉關心模樣的蘇茜。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蘇茜抱著應寬懷的胳膊,的喊著。喜悅的眼淚從她的眼睛裡面奪眶而出。

“老爺子的很強壯,稍微調理兩天就可以痊癒了。”應寬懷從自己出診的箱子裡面拿出紙筆,很快的寫下了一付用來滋補壯陽的藥方,同是非常有禮貌的對著一臉疲憊模樣的蘇振邦說道:“老爺子,這次的出診費就便宜的算您五萬塊美元好了。”

“什麼?”剛才還一臉疲憊面容,給人一種半死不活模樣的蘇振邦,一下子來了精神直接坐了起來,主動動手拔掉了插在身上的管子說道:“五萬?還美元?你怎麼不去搶?”

應寬懷面帶狡猾的笑容看著蘇振邦,抓住應寬懷肩膀的蘇茜,看著自己的爺爺生龍活虎的模樣,眯縫起了眼睛再次上下打量著自己的爺爺。

“呵呵……呵呵……哎喲……我頭好暈啊……不行了……不行了……好暈……”蘇振邦感受到孫女那質問的眼神,只好再次裝著病重的模樣倒在了床上。

“好了!您不用裝了,我不會在離家出走了。”蘇茜看著躺在病床上面,現在開始裝病的爺爺說道。

“真的?”蘇振邦這下子重新有了精神看著蘇茜問道。

“當然!不過,我想要開始打工。”蘇茜狡猾的看著自己的爺爺說道。

蘇振邦再次坐起身來,雙手抓著蘇茜的胳膊,生怕自己的孫女再次離開自己說道:“好!好!你打算做哪個部門的經理?還是副總?要麼爺爺輔佐你,現在就開始做總經理如何?”

“我要去給他當護士。”蘇茜死死的摟著應寬懷的胳膊說道。

“給他……”蘇振邦看了一眼應寬懷,剛想要反對,看到自己的孫女,眼睛裡面射出來的光芒,知道自己如果反對的話,那麼很可能就又要上演離家出走的戲碼了。

“給我當護士?”應寬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蘇茜,想要拒絕,可是看到她的眼神又不忍拒絕地說道:“好吧!你的工作時間,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工錢方面,每月一千五百塊。”

“奸商!”混跡商場多年的蘇振邦,聽到自己的孫女每月的工資,還不如自己個她的零花錢多,不由得小聲抗議了一句。

“神奇!真的很神奇!東方的醫術果然神奇!”布蘭德拍著手一付很崇拜的模樣說道:“在下布蘭德。不知道可否改日跟閣下討論一下醫術。同時也讓在下,可以向你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對待道士沒有什麼好感的應寬懷,面帶著笑說道:“在下對西方解剖學也非常嚮往,當然希望可以跟閣下切磋一番了。”

“那好!這是我的名片。”布蘭德趁勢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遞給了英寬懷。

“國際知名醫療研究所的人員?佩服!”應寬懷隨便得掃了一眼布蘭德偽造的名片,把自己的名片遞了上去。

為了可以跟應寬懷拉近距離,布蘭德只好虛偽的說道:“跟閣下那神奇的醫術比起來,我所在的研究所不過是個虛名而已。這次來到東方大漢國,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哪裡哪裡!如果不是閣下用機器維持著老爺子的生命,我的醫術再厲害,也不能救活一個死人阿!”同樣想要跟布蘭德套近乎的應寬懷,嫺熟的運用著所謂的謙虛回應著對方。

一個想要搶奪十字架拿到歐洲販賣賺錢,一個想要捉住這個看對道士本來就沒有好感,而且看到對方有使用藥品害人,更加厭惡對方準備教訓一下對方的僵屍醫生,各懷鬼胎的跟對方作出一付為追求醫術,相互在一起裝腔作勢著。

站在門外,始終不敢走進房間的蘇玲母女,看著醒來的蘇振邦,眉頭再次皺在了一起,慢慢得向後退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那個老不死的怎麼又活過來了?”蘇玲氣憤地看著自己的女兒任慧說道:“你不是保證說你找的那個醫生沒有問題嗎?不會是他把你操得太爽,讓你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吧?”

“我怎麼知道蘇茜那個死丫頭找來的醫生這麼厲害?昨夜那個老不死專用的專家醫生團,不是都說必死無疑了嗎?”任慧同樣沒有好氣的跟自己的媽媽回嘴說道。“現在怎麼辦?現在這個老不死的又活過來了!我們的計畫怎麼辦?”

蘇玲漸漸的冷靜了下來,看著自己的女兒說道:“別慌別慌,蘇傑、蘇齊他們同樣也很著急,我們現在還是按照在車上說的,由你去接近了那個醫生。”

任慧想起了應寬懷英俊的外形,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淫笑說道:“好啊!這次就看我的吧!”

“對了!那個跟我們合作的醫生怎麼辦?你打算吸幹他?”蘇玲又緊張的問道。

任慧再次吞了一口唾沫說道:“現在還不著急,他對我還有點用處。過幾天我採用采陽補陰之術,把他解決掉。”

“過幾天?有用處?他的用處應該也就是在你還沒有跟那個醫生之前,當你的替代品吧?”蘇玲臉上同樣帶著淫笑,看著自己號稱能把所有男人的女兒說道。

一對淫蕩的婦女,再次相視的淫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