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一章 年輕的醫生

第一章年輕的醫生

隨著人類社會的高速發展,喜好群居的人類,開始在他們的星球上面建造起了一種叫做“城市”的東西。

越是發達的城市,人們聚集的密度就越高。聚集的密度越高,外面的人就更加想要加入那座城市之中。

人們推倒一片片的樹林,鏟平一座座山峰,將那裡建造的高樓聳立,將那裡建造成猶如迷宮一般的道路,將那裡本來安靜的夜晚,也變成了不遜於擁有太陽照射下的白天。

隨著人們的**增長,人類以及他們所處在的城市,都開始生出這樣或那樣的病。伴隨著疾病的出現,還有一種職業,人們稱呼他們為:醫生。

台東路邊座落著新濱海市最大的市立醫院,不論白天黑夜,總是不停的有人進入其中,來尋找治療自己病痛的方法。

“院長,今天清點血庫的血袋,又無緣無故的少了兩袋。”一名女護士拿著自己清點的報告單在樓梯口攔住了老院長。

從他們身邊走過的應寬懷,這個工作一向熱情很高,非常樂於助人的年輕人,仿佛像是沒有聽到年輕女護士的話語一般,保持著平時的速度走出了大廳。

從他的身後傳來了院長不耐煩地聲音:“又少了!這個星期已經是第幾次?不是要你們多加注意嗎?”

掛有專家門診的醫療室,通常裡面坐著的醫生都是一些白髮蒼蒼,讓人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有經驗的老醫生。

當然,任何事情總是有例外。

“應醫生,人家那裡這幾天有一點松了。你給人家看看嘛……我可是姐妹介紹來的。”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親昵的坐在一名英俊的男子上面,嗲聲嗲氣的說道,更是在應寬懷的來回轉著圓圈。

應寬懷的打扮,顯然是一名醫生。只不過一個掛有婦科專家門診牌子房間裡面的醫生,居然會如此的年輕,相信第一次來這裡看病的人,都會感到一陣驚訝。

“噢?是嗎?我把把脈向。”應寬懷抱著他的患者,一根指頭搭在對方的手腕上面,臉上始終帶著那從容不迫的微笑:“這幾天接的客人不少吧?”

濃妝豔抹的女人再次嬌笑著拍了一下應寬懷的肩膀:“我們這行不趁著能賺多賺點,將來怎麼生活?”

應寬懷笑著點了一下頭,再次問道:“你確定不需要修補手術?”

女人嬌笑著趴在了應寬懷的身上,仿佛絲毫沒有看到旁邊還有一個老醫生一般:“現在的客人都精的跟猴子一樣,**?他們現在都去中學裡面找了。誰還會相信我們?還不如假裝剛被開包不久的新手,更加容易呢。”

應寬懷一邊聽著女人的抱怨,一邊努力空出自己的一條手臂,在上面迅速的寫下了一長串的藥方:玉門緊小方:硫磺四分,遠志二分。制法、用法:散絹裹盛,置**中。功用:使**緊縮如**。

女人看了一下藥方,快速的俯子在應寬懷的臉上親了一下,揚了揚手中的藥方說道:“應寬懷,不錯的名字。”

應寬懷微笑的點了點頭,目送出去了這位一看就知道是做特殊行業的女人。

坐在桌子對面的老醫生,等到女人完全離開之後,歎了一口氣拿出前輩長者的姿態開口說道:“寬懷啊。或許你還年輕,什麼都不懂。但是你這樣開中藥方子賺不到錢的,我們應該努力推行製藥廠出品的中成藥,或者是西藥才能從中得到收益啊。”

應寬懷輕輕的點了點了點頭對著門外喊道:“下一位。”

接下來的事情,應寬懷再次開出了一大堆的中藥,給了這位看起來應該是從鄉下來看病的老婆婆。

坐在旁邊的老醫生,看到應寬懷的舉動,不禁的用雙手使勁揉搓著太陽穴。對於這個才來上班大約一個多月的年輕人,他已經不知道教育過多少次了,可是每次之後,這個年輕人始終開出各種藥方,就是不開可以得到巨大利益的中成藥或者西藥。

令他不明白的是,這名年輕人腦子裡面好像有無窮無盡的藥方子,幾乎每個患者來找他治病,總是可以拿出新的藥方給患者,可以說真正完全做到了按照不同患者的體質,提供不同的藥方。而且標準的藥到病除。

最令他頭疼的卻是,自從年輕人進入了這個所謂的專家門診之後,一向相信老醫生的患者們,突然仿佛像是轉了性一般,全都找這個怎麼看像電影明星都多過像醫生的年輕人。害得他這一周來一個病人都沒有光顧過他。害得他們這個專家門診小組的收益呈直線下滑的趨勢。

為此老醫生沒有少去找部長、甚至院長溝通。然而這些個平時愛財如命的東西,每當聽到自己談起應寬懷這個年輕人,紛紛岔開話題,仿佛非常不願意提起這件事情一般。如此一來本來應該是這個專家小組組長的老醫生,現在已經徹底淪為給應寬懷這個年輕人打下手了。

對於在醫院這個多少還要論資排輩的地方,突然冒起這麼一個小夥子,讓老醫生又如何能忍受得了。

“不行!”老醫生自言自語的說著,站起身來也不管別人怎麼看自己,匆忙得走出了專家門診的房間,直奔院長辦公室。

應寬懷抬頭看了一眼走出去的老醫生,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將再次搭在了病人的手腕上面,同時跟病人詢問著病情。

“院長!”怒火衝衝的老醫生,來到院長辦公室門口直接推開了房門,一幕非常香豔的畫面出現在了老醫生的面前。

院長的私人女秘書,這時正穿這白色的小護士裙,騎在下體什麼都沒有穿的老院長身上。

時間在一霎那間仿佛停止了,隨著老院長的一聲咳嗽,老醫生趕忙退出了房間重新敲門。

很快的,院長辦公室的房門打開了,那名看起來非常純情的護士,面帶微笑的走著一字步離開了房間。

“院長……”

“徐醫師,如果是關於應寬懷的事情就不要開口了。”被人撞破好事的院長,坐在他的辦公桌後面,一本正經得說道,絲毫看不出這位年過八十的老院長,居然剛才還在做年輕人做的事情。

“可是……”徐老醫生還是忍不住開口想要辯解一下,只不過剛一開口就被院長揮手打斷了:“應是一名不錯的醫生,偶爾我們醫院也要為公眾服務嘛。最多這樣,我再給你開個專家門診。”

徐老醫生也知道這時院長對自己為醫院辛勞了一輩子,做出的最大讓步。只好無力的點了點頭,不再爭辯什麼。唯一讓他不明白的,就是這位去年說連吃偉哥都不管用了的老院長,今天那裡好像特別的粗壯。

“難道是應寬懷?”徐老醫生突然想起了自己對面的那個臉色多少有點蒼白,但是依然英俊並且神秘的年輕人。

回到專家們的徐老醫生,正看到本應該是婦科門診的地方,應寬懷在給一個大腹便便,滿臉油光,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男子看病,從來寡言少語的應寬懷第一次口若懸河的給病人講解症狀:“你這是陰虛火旺、血熱妄行: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時候,一定是經常見血。**亢奮的時候,口乾舌燥而且五內俱焚。做完之後腰酸膝軟,如果一天晚上不做的話,你也一定會夜夢而遺,而且頭暈耳鳴、舌紅少津。對不對?”

中年人聽到應寬懷的話語頻頻點頭:“真神了!我的症狀你居然就像是能看到一樣。”

應寬懷笑了笑,拿起了他一向開中藥方子的筆,開始了再一次的開藥,只不過從來不開中成藥以及西藥的應寬懷,這次破天荒的開起了中成藥跟西藥。

不但如此,應寬懷開出的藥方之長更是徐醫生行醫這麼多年來,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過的長。

如果是一個不懂行的人拿起這個藥方子,還以為應寬懷正在給這名中年男子,開每天的食譜。

都有些漸漸懷疑應寬懷是不是懂合成藥的徐醫生,這次看到藥單的時候,終於對應寬懷佩服的五體投地。這份藥方雖然藥劑量很大,可是卻不會吃死人,這一點只要有些經驗的醫生都可以看得出來。

如果單從這些藥的搭配來看,這份藥單子可以說是完美的藥方。當然,如果說不完美的地方,那也是有的。就是這些藥吃下去之後,完全可以不需要吃飯了。

“小子,你不是耍我吧?”能混到出門身後跟著四名保鏢,全身都穿名牌的中年患者,就算再不懂醫理,見到應寬懷開出來的藥方,也知道這一定是非常有問題的藥方。

四名穿著黑衣黑褲帶著黑墨鏡的保鏢,聽到自己老闆的話語,二話不說立刻沖了上去,將應寬懷按在了桌子上面。

ps:關於微風飄浮提出的中醫叫做漢醫,是因為這年頭舉報的人太多了。如果說我的書反黨反社會,那哥門這書,說不定會被遮罩,改為漢醫跟大漢國,就是為了堵某些人的嘴。小弟這也算是不得已而為之。

反正大家也知道我的意思就是中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