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四節 左亭衣

賈明的水準其實很爛,他也根本不是什麼賈梓淩教授的弟子。不過他和東衛學府賈梓淩教授還是有一點關係,他是賈梓淩教授的侄子。就是依仗這個關係,他借著賈梓淩的名頭辦起了這個培訓班。賈梓淩知道自己的侄子做的事,不過像這類事也不是什麼稀罕事,對他也沒什麼影響,有時他也會幫襯一下。

賈明的水準不高,但是會說話,深知唬弄人的訣竅。光照書念當然不行,畢竟書目的內容就那麼多,總要加些內容才行。他深知這些參加培訓班的學員是什麼貨色,於是很快他便想到一個好辦法。

只要是簡單的基礎的,他便大講特講,非常細緻,甚至一個最簡單的定理他都講上半天,推導來推導去的。而那些難度高的,他便一語帶過。

外行乍一聽,似乎這老師講課內容還頗為詳實豐富。但是內行一聽,絕對會嗤之以鼻,完全是糊弄人。

但是陳暮聽得卻十分入神。他的基礎太差,有時遇到一些不明白,他連到哪去查書,查什麼書都不知道。苦於無人指導,這三年來,陳暮的進境極慢。在制卡師眼中,這些基礎都是理所當然的,他們認為完全沒有必要如此詳細地解說。賈明對基礎內容的大講特講,卻正對陳暮的胃口,以前許多疑惑不解的地方如今卻豁然開朗。

從此之後,賈明的課,陳暮一節不拉下地全到。理論和實踐相輔相成,而又彼此有促進作用。三年來,陳暮一直憑著自己瞎琢磨來試圖改進一星能量卡,但這也給帶來了豐富的經驗。相互對照之下,他的進境飛快。

對一星能量卡原本還有幾分模糊的感覺,如今他已經對一星能量卡的結構把握日益清晰。

“好了,這段時間的課程還有一節課就結束了。嗯,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因為我們和東衛學府聯合舉辦,所以東衛學府每年舉行的進修考我們也可以參加。大家回去每人製作一張卡片,下次交給我。如果你們有人被選中了,很有可能被選拔進入東衛學府進修哦。”賈明臉上一本正經道。

他雖然肚子城貨水比較少,但因為嘴上功夫得,為人也頗為風趣,和學員們的關係反倒是頗為不錯。

第二天所有人把自己做的卡片交上去。陳暮交的是一張一星能量卡。

東衛學府所謂的進修考是指給那些和東衛學府聯合舉辦的培訓班專門開的。本意是給那些參加培訓班天份出眾的學員一個進行正規學習的機會。不過這些(電腦小說站 http://www.16k.cn更新最快)年來,漸漸流於形式,無論是舉辦方還是校方對這事並不上心。令人尷尬的是,到現在為止,三十多年的進修考只選拔了兩名學員。

賈明更沒把事當回事,對自己的那些學員他清楚的很,只怕沒有人可以製作出一張完整的卡片。所以他也沒登記這些卡片的名字,而是把這些卡片一下子裝進一個紙袋之中。唉,真是命苦啊,他可是要帶三個班呐。

上完所有課程的賈明,跑了一趟東衛學府他叔叔的辦公室,隨手把三個紙袋扔到桌上,便去尋樂子放鬆去了。

賈梓淩回到辦公室時看到了這三個紙袋,不由皺起眉頭。賈梓淩年過半百,方形臉上已經開始有不少皺紋。雖然明白這些事情其實只是嘴裡說說而已,不過既然說了,那形式還是要走的,只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讓堂堂教授來做呢?

賈梓淩按下手腕上度儀的啟動鈕,他的度儀比起陳暮的可要精美小巧得多,只有巴掌大,純銀質地上雕飾著許多繁複花紋,三根扣帶是由產自摩哈迪域的鋸齒鱷魚皮製作而成。度儀上有四個卡槽,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他面前彈出一個半透明的光幕,上面出現長長一列的人名。這是他度儀裡的通訊卡被啟動了。通訊卡的發明距現在不過三十年,現在已經被廣範使用。通訊卡視距離的長遠而有著不同的等級,最高等級的通訊卡可以實現整個天攸聯邦通訊無誤,不過那價格,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現在普通居民使用的一般是一星到星本城通訊卡,賈梓淩的要高級一些,三星,可以實現整個區的通訊。

賈梓淩戴著藍寶石戒指的輕輕點上光幕上的一個名字。

過了大約五秒,光幕上出現一個英俊青年的影像,光亮半長的順發看上去有些中性,眉眼間帶著幾分寒意。

“老師,您找我有事?”左亭衣恭敬道,語調冰冷。

素知自己這位學生的賈梓淩道:“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大約十分鐘後,左亭衣來到辦公室。

“你把這些東西理理。”賈梓淩指著桌上的三個紙袋。

左亭衣應了一聲,便開始整理三個紙袋中的卡片。看到左亭衣沒有絲毫不耐之色,賈梓淩滿意地點點頭。左亭衣是他的得意門生,不僅天資聰穎,成績優秀,而且極為尊敬師長,做起事來一絲不苟,幾乎所有教他的任課教師對他都非常喜愛。偏偏為人又乖巧,每到逢年過節,都會送來價格不菲的禮物。他幾乎是所有老師心目中最完美的學生。

左亭衣一張一張卡片地整理,這些卡片大多都慘不忍睹,錯誤百出。左亭衣雖然臉上表情沒有變化,心下卻有幾分無奈。這種破事輪到自己頭上,可真讓人不爽啊。

廢卡!

廢卡!

這張,也太離譜了吧!這麼簡單的卡,錯誤居然不下十五個!

還是廢卡!

左亭衣額頭黑線直冒。

終於找到一張像模像樣的卡片了!

左亭衣長舒一口氣。一張一星能量卡如果放在平時,他絕對連瞄都不會瞄一眼。可是在這種情況下,這張區區一星能量卡竟讓他感到有些激動。

整理完三個紙袋之後,在左亭衣面前只擺著一張卡片,一張一星級能量卡。

左亭衣剛打算向賈梓淩彙報,突然想到,自己還是仔細點,可別鬧笑話。那些慘不忍睹的廢卡讓一向心態平和的左亭衣心有餘悸,別到時這張卡片上有什麼小錯誤自己沒發現,那丟人可就丟大了。

他連忙把這張僅存的一星能量卡仔細地放到眼前。

咦!

他一聲輕籲,臉色微變。